隔天,禮拜三七、八點起來,看著媽媽一臉哭喪表情。

買了早餐,前往圖書館的分館,說是分館也不太恰當,
那只是個閱覽室,離我家不到兩分鐘的車程。
媽媽樂,叫我八點半到,現在一個人也沒有是怎樣?
等了五、六分鐘沒人來,又往回美而美把早餐吃掉,跟老闆娘喇哩幾句。
回到閱覽室,門已經開了,趕緊匆匆忙忙上樓,變成我遲到了。

「你是那個...」
『你好,我是文化局新進人員。』
「喔,好,你先放東西,我帶你認識環境。」
跟我對話的是智中哥。我把背包放在辦公室,他好像想起了甚麼事。
「阿,我要先打電話給他們。」
「喂,他已經到了,對,我剛剛沒碰到他。恩,好,掰。走吧!」
查勤?陰險阿,這麼不相信我。
我跟著在他的後頭觀望這裡的環境,聽他簡單的介紹,接著打掃和夾報紙。

『請問這裡是八點半開門嗎?』
「對。」
『可是剛剛八點半來,門還沒開欸。』
「喔,我今天比較晚來。」
『我想說館長叫我八點半來...』
「沒關係,你以後九點再來就可以了。」智中哥,你做人夠厚道。

這一天上午跟智中哥聊了很多,諸如軍旅生活、未來規劃、生活經歷...等等
我跟他真的聊開了,只差類似"老二勃起的時候往哪邊偏"的閨房話題沒聊到。
他一邊看有無相簿,不時看看雅后拍賣,一邊與我對答。
這種融洽氣氛遠比那兩個智障孬b結屎面好太多了,好想一直待在這裡,奈何表班不是我排的。

中午回家吃飯,一看到車庫大門打開,轎車不在車庫可是爸爸回來了。
「你下禮拜甚麼班?」我一進廚房媽媽即問我。
『不知道,要看班表。怎樣?』
「外公往生了。」
『啊!?哪時候阿?』
「今天凌晨。」我忽然想起今天早上在夢醒間隱約聽到電話不斷響起。

『阿爸爸的車呢?』我走出廚房的時候問。
「車跟人家相撞。」媽媽回
『靠!』不是撞衫、撞褲那樣,撞車這事非同小可。
「被別人撞到,呵呵。車才剛保養好。」我爸從廁所走了出來。
「哀,人在走霉運的時候,甚麼事都會碰到。」媽媽說

我爸在一旁詳細解說車禍經過,但我當作他是說給我媽聽。
你個芭樂加柳丁的禍不單行!
創作者介紹

馬蹄鐵和手榴彈

QQ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